horizontal rule

培训师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陈与义浣溪沙 陈与义 宋代词人

  【临江仙】
 
  (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对已经沦落敌国之手的家乡以及早年自在快乐生活的回顾,是如此地温婉含蓄,内心的悲苦凄凉则是丝丝地渗透出来,强烈地感染着读者。陈与义早年在洛阳,人称“诗俊”,生活风流潇洒,往来者尽一时俊杰“豪英”。时光如同“长沟流月”,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词人以“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二句清新明净的画面概括当年的生活,俊爽奇丽。下片回到现实,“二十余年”恍如一梦,词人仅仅用“堪惊”将内心悲苦微微揭示。结句将古今悲慨、国恨家愁,都融入“渔唱”之中留给读者无限的思索余地。
 
  【临江仙】
 
  高咏楚词酬午日,天涯节序匆匆。榴花不似舞裙红。无人知此意,歌罢满帘风。  万事一身伤老矣,戎葵凝笑墙东。酒杯深浅去年同。试浇桥下水,今夕到湘中。

  
  陈与义的歌词都是在南渡以后创作,词中充满了因国破家亡、背井离乡、天涯流落所带来的抑郁和悲愤情绪。这首词乃端午节为祭奠屈原而作,屈原悲剧的命运深深打动了词人。“高咏楚词”之际,内心的情感就已经澎湃汹涌。面对自己流落“天涯”、“节序匆匆”的现实情景,更是悲愤交加。词人自伤己身老去,万事无成,把一腔的幽愤倾注于酒杯。以酒酹江,祭奠屈原,也是在诉说己身的悲苦。

临江仙

高咏楚词酬午日,天涯节序匆匆。榴花不似舞裙红。无人知此意,歌罢满帘风。 

万事一身伤老矣,戎葵凝笑墙东。酒杯深浅去年同。试浇桥下水,今夕到湘中。

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陈与义南柯子 张先蝶恋花 周密柳梢青 朱淑真清平乐·送春

培训师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培训师姓名查询 培训师地区查询 培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培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