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培训师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蒋捷最高楼 姜夔 宋代词人

宋词欣赏: 宋代诗文名篇佳作,每日一篇

昨天 十月初六 明天

  【暗香】

 
  (辛亥之冬,予载雪诣石湖。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隶习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这首词通过咏梅写今昔感慨。开篇“旧时”便奠定了回忆的基调,所忆及的往事都与梅花相关,惟有“梅边吹笛”最为清新高雅。今昔之月色、笛声、花香、人影,俱现眼前,境界优美。

    “唤起玉人”二句,画面上引入一位美人,人与花相映衬,熠熠生辉,可能也是词人念念不忘往事的重要原因。“何逊”二句:笔锋陡转,词人以何逊自比,年华已逝,诗情锐减,已经没有当年的“春风”诗笔了。“但怪得”二句转为一种无理的埋怨,怪花木无知,多情依旧,仍把清冷之幽香送入室内,牵动往日的思绪与悲哀。

    过片写旧情难忘,必然相思不已,故又有缠绵之寄情。但由于“路遥”、“夜雪”之阻隔,折梅也无法寄赠,一腔思恋之情当然也就无由寄托。只得以酒浇愁,对酒落泪。“长记”以下概括一笔,当年西湖携手同游梅林,今日片片吹落,无限伤痛溢于言外。

    刘熙载在《艺概》中说:"姜白石词幽韵冷香,令人挹之无尽。拟诸形容,在乐则琴,在花则梅也。"可谓白石知音。白石词今存八十余首,咏梅就占十八首之多,其中尤以《暗香》、《疏影》最为有名。张炎云:"词之赋梅,惟白石《暗香》、《疏影》二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立新意,真为绝唱。"《词源·杂论》周济虽批评白石"局促"、"才小",但也不能不推崇《暗香》、《疏影》,说它们"寄意题外,包蕴无穷,可与稼轩伯仲。"(《介存斋论词杂著》)

    《暗香》、《疏影》所咏对象虽是梅花,但字句之中字句之外隐然有一幽独佳人,呼之欲出。在《暗香》里佳人和白石一起赏梅;在《疏影》里,佳人则幻化为梅花。咏梅而不沾滞于梅,意趣高远,清空古雅,确有独到之处。

    二词前有小序云:"辛亥之冬,予载雪诣石湖。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隶习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辛亥是宋光宗绍熙二年(1191),这年冬天姜白石冒雪到苏州访范成大(石湖居士),住了一个多月,除夕才回湖州。在此期间,姜白石应范的请求作了两支新曲,范非常欣赏,使乐工歌妓学习演唱,音节谐和婉转,于是命曰「暗香」、「疏影」。调名取林逋《山园小梅》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词从回忆写起。起四句写旧时豪情,一气流走,峭警无匹: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既曰:"几番",显然不止一次,词人往日曾不止一次趁着月光在梅边吹笛。但到底几次,词人也算不清了。月下吹笛,为烘托梅花而设。试想旧时月下赏梅,梅边吹笛,何等境界,何等情致。以上三句是泛泛地回忆往事。"唤起"句承上,因笛声而又唤起玉人来摘梅,其境更美。这是回忆某一次赏梅的具体情景。"玉人",既可指男子,亦可指女子,这里指他的情人。由"唤起"二字可以想见玉人本已睡下,词人却还是将她唤起,一同冒着清寒去摘花。那时的兴致多么高啊!这两句是从贺铸《浣溪沙》:"玉人和月摘梅花"变化而来,但意味更深长,情韵更饱满。

    自此以下转入慨叹今日: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两句陡转入如今衰时景象,人已才尽,既无昔日吹笛之兴,亦无咏梅之才,壮志消磨,感叹无穷。何逊是南朝梁代诗人,曾在扬州写过《咏早梅诗》:"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应知早飘落,故逐上春来。"表示闺怨惜春之情。杜甫诗曰:"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赠》)这里白石以何逊自比,说自己如今年龄渐老,已失去当年诗兴和才华了。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这两句再转,实写梅花之疏影、暗香,意谓虽不欲咏梅,但花香入席,引入诗思,又不能自已。"怪得"有惊疑惊叹等意味,李曾伯《满江红》:"推枕闻鸡,正怪得、乾坤都白。"可以为证。有人释回责怪、埋怨,盖非。往日词人关心花期,对梅花的开放不会感到突然。现在不但忘却春风词笔(即已无诗思才气),连梅花的开期也漠然淡忘了。等到竹林之外的几点早梅把冷香送入瑶席,才蓦然觉察自己所爱的梅花已经开放!于是又不能自已。从字面上,"何逊"以下数句,是感叹自己老了,其实是因为和玉人离别而兴致索然。所以下阕就接着写自己对玉人的思念。

    换头数句推开,言折梅寄远,但路遥雪深,欲寄无从,徒有惆怅之情: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 

    这几句用南朝宋陆凯《赠范晔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词人白石在南国水乡,寂寞中想折梅寄与远方情人,但路途遥远,夜雪初积,不能如愿,徒增叹惋。

    "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两句承上申说相思之苦,因不得寄,故面对绿酒红梅只能是"易泣"和"无言",只能加重自己的思念。唐圭璋评:"白石此等郁勃情深之处,不减稼轩。"谭复堂谓此两句,得《骚》、《辨》之意。宋于庭亦谓白石词似杜陵之诗。

    最后几句又转入回忆: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宋代西湖孤山多梅树,梅树,梅花盛开,树枝低压,映着一片寒碧的湖水,是何等的赏心悦目。末句"又片片"几句又展开今日之衰景:料峭的春风将梅花瓣片片吹尽,又是何等凄切!和玉人携手徜徉西子湖畔赏梅的情景印在心上久久不能遗忘,什么时候才能重温这场旧梦呢?自己是何逊渐老,而玉人恐怕也已红颜暗老。相见之后又将会怎样呢?词以昔盛今衰作结,仍归到梅花。


全宋词 宋词三百首 宋词英译 宋词欣赏

八归 踏莎行 破阵子 岳飞登黄鹤楼有感

培训师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培训师姓名查询 培训师地区查询 培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培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