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培训师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辛弃疾汉宫春 辛弃疾 宋代词人

  【贺新郎】
 
  (别茂嘉十二弟,鶗鴂、杜鹃实两种,见《离骚补注》)

 
  绿树听鶗鴂。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间离别。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这首词为送别之作,词人借题发挥,抒发的是辞家去国的悲愤。先写春天的归去。鶗鴂、鹧鸪、杜鹃的啼叫声,都有一种凄悲的意味,在这一连串的鸟鸣声中,春天渐渐归去。然而,更令人悲苦的是人间的离别。昭君出塞,李陵陷敌,荆轲入秦,或令人悲伤欲绝,或叫人扼腕叹息,或使人怒发冲冠。这一系列的典故,都与家国之愁有关,词的政治寓意也就显得十分明确。全词悲慨苍凉,深沉抑郁。周济认为这首词“上片北都旧恨,下片南都新恨”(《宋四家词选》),则过于落实。

  【贺新郎】
 
  (听琵琶)
 
  凤尾龙香拨。自开元、《霓裳》曲罢,几番风月?最苦浔阳江头客,画舸亭亭待发。记出塞、黄云堆雪。马上离愁三万里,望昭阳、宫殿孤鸿没。弦解语,恨难说。  辽阳驿使音尘绝。琐窗寒、轻拢慢捻,泪珠盈睫。推手含情还却手,一抹《梁州》哀彻。千古事、云飞烟灭。贺老定场无消息,想沉香亭北繁华歇。弹到此,为呜咽。

 
  以词咏物而另有喻托,是南宋词人的作风。这首词咏琵琶,用了三个典故:杨贵妃、白居易《琵琶行》、王昭君,每个典故都牵涉到离别怨恨悲苦,乃至是生离死别。贵妃当年“《霓裳》曲罢”,结局则是“繁华歇”,首身异处。白居易听琵琶女弹奏,悲苦伤痛,以至“江州司马青衫湿”。王昭君生别亲人与故乡,远赴塞外,以琵琶抒恨。辛弃疾将这三组典故结合在一起,叙述尽了人间的哀怨凄愁。经历了亡国之痛,北方故乡不得归去,词人才有如此沉重的伤痛。

辛弃疾满江红 采桑子 岳飞登黄鹤楼有感

培训师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培训师姓名查询 培训师地区查询 培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培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