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培训师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昆明培训师 K歌培训师 卡车培训师 酒店服务培训师 经纪人培训师培训 济南培训师培训 机构培训师 家政培训师 护肤培训师 管理者都是培训师 CMA培训师 吉百利 员工培训:优秀员工的关键素质培训

老年医疗培训师

新加坡的云南老年医疗试验:培训“培训师”

  “老龄化”是狼来了吗?

  “我已经65岁了,但每天早上还会跑两三百米去赶公交车。全世界想到老龄化就会想老人家都需要照顾,你能够想到吗,82岁的老人还在骑自行车,还去玩蹦极呢!”

  在云南省健康与发展研究会秘书长张开宁看来,老龄化并非意味着整个社会不再朝气蓬勃,关键是要提前做好应对,整个社会对养老需求和对康复医学的需求等正在增加,政府应该尽快做出应对的计划,而且要付诸行动。

  在中国老龄化趋势加快的背景下,如何提升日益庞大的老年群体的医疗水平?新加坡和云南省正在联合开展的一项“播种式”培训或许能为此提供一些思路。

  新加坡国际基金会(SIF)、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云南省健康与发展研究会5月18日签署协议,未来三年,该基金会将为昆明以及临沧、昭通、普洱等地的120名医疗人员进行老龄化人口医疗服务方面的专业知识培训,提升云南的老年人和老龄化人口医疗服务质量。

  “我们在亚洲各个地区开展了多次的专业医疗培训,到目前为止,我们在中国的一些合作项目一般都是在商务方面,这次是首次在中国做这样一个医疗项目,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据新加坡国际基金会董事钟健伦介绍,这是该基金会在中国启动的第一个志愿合作项目,希望通过此次合作,促进中新两国医疗人员之间的学习交流,携手改善老年患者的医疗服务品质。

  根据协议,在三年的合作期内,由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及圣路加医院的15名专业医疗人员组成的志愿者团队将对云南省多地的同行进行数轮培训,以提升中方医疗人员的技能。培训项目聚焦于老龄化人口医疗服务的两个重要方面:康复医疗与慢性病管理。同时,还将组织覆盖云南省的专题研讨会和学习考察,促进两国之间的知识和资源交流。

  需求大但医疗资源少

  随着生活水平和医疗水平的提高,人类的寿命在延长,老龄化问题也随之而来。

  “新加坡和中国,两国都有人口逐渐老化的问题,特别是在新加坡,我们目前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是10.5%,到了2030年的时候,这个数字会增加到18.7%。我们近期看到一些数据,目前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是8.87%,到了2025年,中国老龄化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0%,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也将达到10%。”钟健伦说。

  老龄化人口占比的增加,直接导致老年医疗需求的增加,尤其是康复医疗和慢性病方面。

  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肖月介绍称,近年来我国康复需求增加迅速,8300万残疾人,2.7亿慢性病患者,1亿慢性疼痛患者。

  相对而言,我国康复资源总量不足,不足4000家综合医院设立康复科,占综合医院的1/4;全国康复专科医院约400所;编制床位5.2万(1.18%),76%在综合医院;4万专业技术人员(综合医院89%,康复医院11%)。

  “在4万多名专业技术人员中,治疗师、诊疗师、护士比例大概是1:1:1,从这个比例来看,可能跟新加坡会有很大的差别。不但总数上缺,而且技术水平和质量也是偏低的,中级以上职称比较少,本科以上学历的人比较少,而我们康复专科医院的护士职称和学历结构甚至还要低于我们综合医院,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现象。”肖月称。

  为何是云南?

  作为推进老年群体医疗服务的培训项目,它为何落地云南?

  钟健伦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之所以选择在云南,一方面是云南也有老龄化的问题,有医疗方面的巨大需求,另外此前已经有一些新加坡的医护人员在当地工作,对云南的老年医疗状况有所了解,这个项目将是一个试点,他们以后也会考虑在中国其他地区进行这样的活动。

  来自云南省统计局的数据则显示,昆明6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从2012年的15.48%已经增加到2013年的16.81%。

  在肖月看来,云南争取到新加坡的这个培训项目,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因为现在国家公共财政的经费显然还没有大规模投入到康复、老年病方面这一步,需要有这样的社会资本或者一些慈善机构或者一些其他境外的主体进来。

  云南省卫计委医政医管处处长周洪梅也表示,云南省的医疗资源整体还是落后于东部发达地区,且省内分布也不均衡,不过在康复医疗学科方面,在一些学科带头人的努力下,这方面与其他省份的差距相对还较小。希望以后通过财力或者其他方面的支持,能让云南省的康复医疗学科发展更好。

  为了更好地分析培训需求和评估培训效果,这个培训项目还引入了第三方的监测评估机构—云南省健康与发展研究会,该研究会的秘书长张开宁将负责对该项目的效果进行持续的监测评估。

  据张开宁介绍,在这个项目正式开始前,他已经找了八家调研机构对即将接受培训的人员进行培训需求调研,并作了数据分析,以便配合培训具体科目的调整。

  “这个调研也反映了受培训人员的呼声,希望新加坡的志愿者们考虑,能否把这些想法加入到以后的培训当中。”张开宁称。

  培训“培训师”

  培训中方120名骨干师资是该培训项目期望取得的主要成果之一。这些骨干医疗师资来自昆明及其周边的临沧、昭通、普洱等地方的三级医院,包括医生、护士、理疗师和职业治疗师等医疗人员。

  在甲乙双方看来,这个培训项目并非简单的“授人以鱼”,更类似于“授人以渔”。

  SIF志愿者团队负责人、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吴立言副教授介绍称,这个项目的另一重要目标是将开发一套医疗技术培训课程,加强上述120名骨干医疗人员的教学技能,这些骨干师资未来将培训更多本地的医疗从业人员,从而提升云南省老龄化人口的整体医疗服务标准。

  “它的亮点就在于参加培训的人,对他们的要求是,不单是回去以后能把他们的活干好,他们也要培训他们下面的人,包括基层乡镇卫生院、县医院管辖片区的卫生院以及基层医生,培养起一批康复助理人力资源,这样就能够达到康复的梦。但是要达到这个梦,之前有好多的步骤,第一步是先有骨干师资,而且不单是业务的培训,也包括教学方法的示范和传输。”吴立言说。

  在18日的项目启动会上,与会的云南当地医疗人士都拿到了一本厚厚的项目介绍手册,其中有大量的新加坡志愿者团队方面提供的相关材料,其中包括老龄化人口医疗服务的两个重要方面:康复医疗与慢性病管理。不过,与新加坡的官方语言是英语有关,这些培训材料使用的语言也多数是英语。

  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康复医学部常务副主任敖丽娟也表示,这个培训项目特别受当地医护人员的欢迎,报名人员特别踊跃,一开始项目设定的80人,后来调整到100人,到最后又增加到120多名。这一百多位接受培训的人员是“幸运儿”,希望他们在接受三年的培训后能够成为这个学科领军人物,带领自己的团队做得越来越好。

  “我们希望的是"training trainer",这些骨干师资未来是要回去给自己的区域和单位其他人员做培训的,是肩负这个任务的,这样这个培训项目的效率才会被放大。”敖丽娟说。

  费用问题

  不过,在新加坡国际基金会和云南方面的支持下,针对这120名医师等医护人员的培训费用可以覆盖,但“training trainer”的费用如何筹集?

  吴立言认为,这些骨干师资要去开展他们自己的培训项目时,资金从哪里来,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但也不可能期望有某一方就能帮助这120名师资回到他们的单位里来资助他们后续的项目,最好的方法是多方联手,可以是中国国内的资源,可以有部分是国外的资源,也可以是公益和私人企业之间的协作。

  不过,除了费用之外,在中国搞培训似乎还有另外的需求需要满足。有当地医生表示,以前去社区搞调查时,经常要带些礼品给被调研者,否则可能不会被理睬。

  “今天老师说每人回去要培训十个人,我就在想,我们科室没有这十个人,我到什么机构去培训,要怎么操作?”云南当地一位参加此次培训的医生说,这些是非常实际的问题,从本身的角度,参加这个培训还是想自己有一个提高,至少自己要会,才能去教别人,教别人的途径以后再说吧。

更多培训师:

培训师考试 内部培训师 民航培训师 煤矿培训师 礼仪培训师 临沂培训师

理论培训师

恋爱培训师

培训师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培训师姓名查询 培训师地区查询 培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培训师课程分类查询